加拿大28:国龙医院聚焦“中国非公医疗领袖峰会”

编辑:凯恩/2018-12-17 12:05

  2018年12月8日,由筑医台联合华润医疗控股有限公司、台湾私立医疗院所协会共同主办,《健康报》社给予支持,与深圳迈瑞生物医疗电子股份有限公司战略合作的“熵变·中国非公医疗领袖峰会”在深圳隆重召开。峰会以“未来战略,创新领袖——中国医疗服务蓝海雏型战略选择”为主题,通过主题报告+思享会+高峰对话的深度交互方式,重点探讨可持续发展的大型医疗重资产投资项目。

  9日上午,来自美国凯撒集团、日本德洲会、台湾私立医疗院所协会等7位非公医疗领袖为我们解读了非公医疗机构经营之道。宁夏国龙医院党委书记郭龙同志受邀参加了先锋对线位国内著名医疗专家与参会嘉宾一起探讨了非公医疗如何打造品牌,开启了与会者的视野和心智,对新时期、新格局形成了前瞻性预判。

  郭龙书记讲到:医院一定要解决三个问题:一是医院的建设,二是医生集团的建设,三是国家政策。大家都说医生质量大大下降,现在的规培生5+3,不如70年代的两年中专生,这个时候怎么办?

  要进行战略性的内部培养,任何一个团队的成功都是大家共同价值观的成功,绝对不是因为高薪酬的引进人才。医生集团建设一定要明确自己的目标,医院的核心价值是以医生为代表的技术,一定要为医生创造宽松的工作环境。其次培养全员主人翁意识。第三是从患者的角度出发,运用科学的管理方法。总结,医院品牌建设要耐得住寂寞,要有国际视野。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病人的口碑效应塑造医疗品牌,比如说长庚是很好的医疗品牌,那他的品牌好在哪里?未必每一个人都能够讲出来。但为什么在台湾一讲到医疗就想到了长庚?因为大多数人都去过长庚治疗,体验过长庚的服务和医疗质量。所谓的品牌都来自于客户的口碑,民营医院想要打造品牌就必须把你的强项细化,包括病人的口碑、外部的认证,慢慢积累才会塑造一个品牌。民营医院可以利用外部和内部的资源塑造自己的品牌,这是很多公立医院没有办法做到的。

  大家在说本土的品牌,虽然我们是一家外资医疗机构,但我们的投资方在海外并没有延展,所有的发展都在中国。品牌的建立需要有品质、文化、特点、定位、时间的积淀,我们更在于患者的口碑,要尊重你的员工和患者,医疗是需要时间的,我相信只要做得长,就能成就品牌。投资医疗的话,长远来讲就是资本配置不能错位,不能够短债长投,也不能使用过高的杠杆,这两方面会影响现金流,会给医院运营带来很大的问题。

  医院管理的最大痛点就是医疗死亡事故,每一起事故都是由于三万个不安全的行为和状态导致的。每年在中国大概有近100万例医疗死亡事故,因医疗设备引发的事故占27%。我认为医疗设备的系统化、集成化可以极大减少医疗事故,它涵盖的内容有:医疗设备应用环境、医疗设备管理质量、医疗设备长期的运营。比如线缆管理规划等一系列问题看似简单,但我走访过的国内近500家医院都存在或多或少的问题。

  医院在整体的经营发展当中要有一定的思路。首先要有战略分析,即要对整体市场做评估,寻找切入点。其次定位非常重要,这是民营医院的强项,公立医院没有办法做定位。一旦医院定位好以后,就要设定它的整体运营目标,分为短中长期,然后要设计到底要提供哪些医疗服务来达到既定目标。在设计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病人安全。

  现在凯撒模式拥有很多不同的元素,如政府沟通、采购、供应链、加拿大28,技术、人力资源、调研、社区等等,与其他领域一起合作提供优质的预防、诊断和治疗服务,包括从个人、家庭以及给学校、工作场所、社区以及更广的领域提供服务,通过不断的研究持续改进服务和降低成本。去年有超过两亿美金的投资来支持八个区域研究中心的研究工作。

  在凯撒 Garfield创新中心中,我们做了一个实验:我们经常看到护士在配药时,有患者来打扰她,这可能会给护士的工作造成影响。我们通过给护士佩戴不同颜色的绶带来告诉上前询问的人此刻是否能被打扰,以此来降低医疗药物的过错。这已经成为了国家标准。

  我相信很多管理者都去日本参观过优秀的综合医院,大家会发现这些医院全部拥有良好的地理位置和丰厚的医疗资源,并且有国家的支助,但是竞争也相当激烈。当时我们的经营管理战略就是把医院建在城乡结合部,相对医疗资源覆盖较少的地方。作为民营医疗机构在实力上与公立医疗机构有些差距,我们当时的战略是避开这些竞争范围,在他们覆盖不了的地方拓展我们的项目,这对于当地居民来说是非常好的医疗服务项目,对于我们来说也是非常有利的决策。

  我们有一个保险叫做和睦医疗险,这与国内其他商业保险不一样,每位被保险人会支付固定费用给我们,而我们需要做到三个方面:一是健康管理,二是慢病管理,三是门诊,这三个方面无需被保险人再用保险支付,除非他从门诊转到医院治疗。这样做有两方面好处:

  一是每位患者或者被保险人都有固定的全科大夫做检查,包括每年一次的体检和健康慢病管理。

  二是在这个过程中不会发生医疗费用的过渡支付或者道德损害。那我们自己如何盈利?因为商业医疗险是消费险,如果在每年结算时,这一年商业医疗保险有结余,那么保险公司就与我们分成,也就形成了收益。

  我们未来会在全国30多个省市建立1000个平安健康检测中心,这个项目得到了地方政府大力支持。平安在整个医疗方向上除了自己投资外,更多是做公益。目前移动检测车已有五台,分别在五个省,为偏远山区的村民体检,有的村民甚至是第一次做体检,都没有见过听诊器。我们希望通过第三方的入口,能够进入大医疗行业,实现与公立医院的错位发展,与更多的非公医疗机构包括医生集团、医联体、互联网+医疗、科研机构等协同发展,共同构建产业的协同生态。